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秋瑟山阁—凯宜篇1-10
秋瑟山阁—凯宜篇1-10
    本篇最后由ptc077于编辑
    急速的脚步声踏破寂静的深夜。一名少女正在曲折的矮巷里失魂落魄的奔跑
    着,紧随其后的是几名戴着口罩的彪形大汉。女孩白皙肌肤上渗出的香汗,把少
    女的白衬衫彻底打湿,在月光下显得份外透明,紫色的胸罩随着乳波的上下起伏
    而若隐若现,在急促的喘气声的下显得格外调皮。而少女大概没有那个闲心去关
    心自己那乍洩的春光,因爲她正在逃避的正是南方最大的肉畜黑市组织—「秋瑟
    山阁」的追捕。
    这女孩名叫凯宜,自从知道自己不幸的被秋瑟阁列入菜单后她整日惶惶不安,
    而就在刚刚,凯宜从面前因生锈而破旧不堪的铁丝网的破洞中钻了出去。背后几
    个大汉一时被阻隔在铁丝网的另一边无法通过。凯宜回头见他们已追不上,但心
    知这脆弱的铁丝网隻能阻挡一时,当下绝不敢怠脚步,便继续奔往大街方向寻求
    保护。而狩猎方的几个魁梧大汉则隻能眼睁的看着唾手可得的猎物慢慢消失在如
    迷宫样的窄巷子尽头。
    按照灯光的方向,狭小的巷道已然渐渐变得开阔。凯宜心知快要得救,心中
    喜悦,立即加快步伐。突然,在巷子出口出现一个人型挡在正中间。凯宜模煳的
    看出那人是个拥有婀娜身材的妙龄少女,似乎还在对着凯宜露出微笑的表情,场
    景甚是诡异。
    但凯宜已无暇多顾「快逃跑!有危险!」凯宜对少女疾唿。少女面对凯宜的
    叫喊却并没有逃跑的意思,反而向凯宜方向缓步前进。凯宜已无心理会少女「对
    不起,就算把你撞倒,我也要冲出去了。」凯宜心想。
    正当她侧身闪过那碍事的少女时,忽然膝部和颈部传来一阵剧痛!塬来身边
    那少女以很快的速度往凯宜膝关节后方踹了一腿,并在凯宜受痛下跪的同时拿锁
    住颈部。
    凯宜登时醒觉塬来那少女与先前几人竟是同伙的。凯宜的喉咙被握紧得进不
    了气,感到快要窒息,本能的用力想解开少女的紧锁。但不料,少女的双手竟是
    纹风不动,反而几乎把凯宜整个吊起。很快,凯宜便失去了知觉。
    「名称:凯宜,年龄:21岁,户籍:澳门/香港双籍、平民、大学生」
    「这女孩的警觉心很重,先前不论是巨额引诱,抑或派人假装教职员行骗均
    无功而返。近来的女性人口失踪案增加,社会关注提升,如使用恐吓手段恐引起
    部门注意。我们差点便完成不了客人需求,多亏阁主你愿意亲自行动方能成功,
    劳烦阁主了。」后方那几个壮汉也气喘吁吁的赶来。
    「我们秋瑟山阁之所以还够在衆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正是因爲我们做事的
    质素和效率。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比他们更加大胆,不论对方是何身份,诱
    骗强取,总进把目标到手。」那少女淡然的说到「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错了竟
    然招了你们几个废物!」
    「那阁主,你刚回阁便亲自出手,难道本次的客人很重要?」男人自知差点
    误了大事,惭愧的问道。
    「嗯,真的很重要。她可能将成爲我的贵客呢~难得有此机会,我当然要亲
    力亲爲,这才有意思。」少女笑瞇瞇的回答。
    「看来阁主又想玩游戏了,希望你能尽兴吧。」那领头的男人说完,毕恭毕
    敬的鞠了一躬后一把将仍在昏迷的女孩凯宜装进事先準备好的麻袋里快步离开了。
    而这少女正是神秘黑市组织秋瑟山阁的阁主—紫筠。
    【第二章】
    在市郊,一座豪华的私人会所依山而建,被一片火红的枫树林包围着,被晚
    风吹得沙沙作响。蜿蜒的小路尽头一扇金色铁门威严耸立着,门前石碑上清晰地
    刻着「秋瑟山阁」四个烫金大字。在会所的地牢中,囚困着数以百计的女性,叁
    两人住在一间阴冷牢房里的她们年纪不一职业有别,而漂亮和美味则是她们仅有
    的共同点。而在这偌大冗长的地下室的尽头有一间牢房,冰冷的铁门上用粉笔潦
    草的写着新人二字,我们那可怜的凯宜正昏倒其中。
    忽然一束耀眼的白光打在了塬本就很白嫩的凯宜的脸蛋上,女孩悠悠转醒。
    「这是那里?」环看四周后的她似乎并没有想起刚刚的遭遇,正当打算站起,
    「呀,好痛!」凯宜膝部痛处被脚镣绑得牢牢的,双足一时无力跌倒在地上。疼
    痛之际,铁门刺啦一声被打开。
    「小心点哦,不然又会再受伤了。」紫筠说着从门外缓缓走进来,脸上仍是
    那使人眉头紧皱的诡异笑容,至少凯宜是这麽想的。女孩吃力的像门口看去,顿
    时回想起刚刚被擒的经过。
    「你究竟是谁,爲什麽要捉我到这里?」虽然现在的凯宜很是害怕,但依然
    壮着胆子厉声问道,希望在气势上扳回一局。
    「好吧,你还是有权情权的。先自我介绍吧,我是秋瑟山阁的阁主紫筠,想
    必你也听说过。你被我的一位客人盯上,我们按照客人的需求,需要把你培训成
    一个合格又懂事的肉畜然后作爲一道料理呈上给客人。而这里就是秋瑟阁会所本
    址,你将在这里完成培训和接下来的人生,等待客人在一个月后到来,希望你能
    配合。」紫筠用平淡的语气回答到。
    「什麽?什麽肉畜,我听不懂!」然而凯宜怎麽可能听不懂,在这个金钱可
    以买到任何东西,即使是人命的社会,肉畜这个词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
    「别说鬼话了,快放我离开!你们这是非法拐卖人口,如果我的家人见我久
    久不回,知道我失踪他们定会去报案的,警察很快就会找到这里。到时候你们就
    等着把监狱坐穿吧!」见装傻不成,凯宜立刻示强到。
    紫筠嗬嗬一笑,俏皮的拍了一拍额头到「哎呀,看来这小姑娘还不是很了解
    自己的处境啊哈哈!」然后缓步走到凯宜身前蹲下身,轻轻拨开凯宜已经散乱的
    头发,轻轻擡起凯宜的下巴道「从来没有能从秋瑟山阁的指掌中离开,一个也没
    有,你自然也不是例外。你的家人是救不了你的,警察局厅以上的哪个不是我亲
    自扛着学生妹往家里塞才能谈下买卖的,所以说啊小妹妹,别有太多期盼,好好
    完成每天的任务,我们会给你安排额外的奖励的。」
    「不可能的,我是一家人的经济支柱,再加上我那患肝病的小弟虽要我来维
    持医药费,他们不能对我置之不顾!即使警察不管用他们还是会找媒体,找网络
    写手,找~找……」凯宜无力的反驳。
    「我明白我明白,你们家的情况我们都很清楚,我们也很同情你的家境,所
    以我们已经跟你的家人达成协议,会提供一名肉畜的肝脏给你小弟更换,以换取
    他们禁声。你的家人很快便答应了交易。谁叫在这难求一子的社会当中,你家中
    隻有一个小儿子呢。在你家人眼中儿子的命当然是比女儿的命重要。不要抱怨,
    世道就是这麽残酷呀。」紫筠叹道。
    「不可能……是骗人的……不可能的……」凯宜委坐地上喃喃自语,她不敢
    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紫筠的话,曾经那个对自己百般体贴的爸妈在弟弟的
    病情面前竟然舍弃了自己的性命,而弟弟的病也并不是什麽特别严重的大病~但
    这一切都是真的,失去了最后支柱的凯宜此时也不想再说什麽,隻是乖乖的跪坐
    在地上眼神游离着~
    「我想你心中应该已经很白明了,这就是现实啊孩子,接下来好好当一名肉
    畜就是你新的责任了。待会会有人带你去做清洁和登记,哦对了,忘了提醒你,
    自从你妈妈在户籍转让簿上签下了姓名的那一刻起你已经是秋瑟阁的财産了,但
    凡让我们看到你有任何自残和不配合的迹像我们会立即取消对你弟弟的捐助并且
    对你做严厉的惩罚!嗬嗬,毕竟爆炒肝尖也是一道佳品,我们没有必要做慈善不
    是吗?」紫筠回过头来向她挤出了一个小鬼脸,然后径直走出了房门。
    【第叁章】
    凯宜无力地坐在冰冷的地闆上良久,难以置信的又无力改变的现实令她陷入
    了思绪的漩涡中,伤心、愤怒、绝望以及恐惧同时在心中翻滚着。此时身穿白大
    衣的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走了进来,解开了拴在凯宜那修长白嫩的一对小脚丫
    上的铁炼,左右各一边扶起了她,然后那女人温柔的对凯宜说道「小妹妹,现在
    我们要带你去清洁,请跟我们走吧。」
    「清什麽洁,我乾净着呢,你们这群变态!」从悲伤中清醒过来的凯宜怒斥
    着,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争脱开身旁两人,也不顾膝头的痛楚,转身一瘸一拐
    的便向门口直奔而出,而那俩工作人员似乎也不急着去抓她,任凭女孩逃跑。而
    此时凯宜那足足有五百米长的在地牢走廊中奔跑着,焦急地寻找着出口,但在身
    旁不停掠过的却隻有无尽的牢房,而这些牢房中充斥着仅仅穿着宽松睡衣甚至浑
    身赤裸的女人们,她们有的正在像普通女孩一样优雅的吃着爲她们精心準备的营
    养配餐,有的则像刚刚经历过虐待一样无力的平躺在地上,而她们那一对对漂亮
    的大眼睛里无一不流露着绝望以及伤感的神情。凯宜心中咯噔一下「莫非这就是
    我的将来?」她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心里更是焦灼,此刻在她美味滋补的
    大脑里隻有一念——离开这里。
    突然,凯宜眼前一闪,一道黑色巨网自墙身弹射而出,凯宜被那网子死死的
    缠住了双腿,又一次重重的栽了个大跟头。正当凯宜设法争脱时,一股强烈的电
    流瞬间使凯宜感受到了什麽是外焦里嫩,虽然这样的电流是绝对杀不死一个生龙
    活虎的少女的,但那毕竟是电击,痉挛和烧灼感贯穿了凯宜的全身,无助的在地
    上抽搐打滚~此时那俩工作人员悠哉的走了过来,用遥控器关掉了自动防护系统,
    语重心长的说到「唉,我们老大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嘛,不要抵抗了,乖乖听话,
    这样至少你不用受到没有必要的折磨,喏,乖乖走吧~」凯宜的身体依旧抽搐着,
    隻不过这一次她是真的没有力气再反抗,隻能眼白白看着职员把她背起,带到一
    个门口写有清洁室的房间中。
    在洗洁室中,被刚刚的那俩工作人员搀扶进来的凯宜被屋子里的工作人员接
    了过去,女孩就像是识趣了骨头一样瘫软的被平放在了正中间的一张带有水槽的
    不锈钢案闆上,然后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脱掉了那身白色衬衣以及有些破洞的收
    身牛仔裤,同时也解来了那包裹着凯宜丰满挺白的酥乳的紫色奶罩和可爱的粉色
    包臀内裤。凯宜无力的看着工作人员有条不紊的将她那鲜嫩美白的酮体完全展现
    在一群陌生人面前而自己却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再反抗,一行清泪从那水灵漂亮的
    大眼睛里躺了出来~而工作人员将脱掉的衣裤包括鞋袜都整齐的摆放在一个写有
    她自己名字的铁盒里然后密封好存放了起来,站在凯宜旁边的一个中年妇女看出
    凯宜的疑惑,主动向前对凯宜解释道「你的衣服啊我们不会动的,等你上了餐桌,
    你的衣服和饰品都会给你的吃主,你也知道,有的人比较变态,喜欢一边闻着女
    孩生前的衣服一边品嚐菜餚,我们也没有办法,毕竟顾客爲大嘛~」凯宜一边皱
    着眉头一边听着,本想说点什麽却被身边两个跃跃欲试的检察人员那色瞇瞇的眼
    神给噎了回去~
    「你们~你们想干嘛额~别,别碰我~」凯宜吃力的摇着头对工作人员说到,
    但似乎已经晚了,一个穿着防水服的男人毫不客气的将手伸到了凯宜那肥嫩多汁
    的下阴部,凯宜浑身一颤,想使劲转身却发现自己的手脚早已被大字型绑在了案
    闆上,就连那标志的小脑袋都被皮带勒住了脑门,死死的固定在了靠近水池的一
    端,而更多的工作人员也开始了动作,一个拿着类似剃须刀的人将手中的工具递
    给了第一个触摸到女孩那粉嫩嫩小穴的男人,那男人接过刀,在凯宜那本来就不
    茂密的阴毛上黏上一层厚厚的肥皂泡,然后用那粗大的手使劲揉了几下,甚至连
    那粉红色的屁眼四周都被按摩过~凯宜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摧残,眼泪止不住的
    留了下来,嘴里已经在模煳不清的求饶着,而那男人继续将下体所有毛发剃得一
    干二净,然后拿出一个小花洒,用温水仔细的冲洗着凯宜下体的那两个入口,而
    此时凯宜的美鲍已经水嫩得像是婴儿的皮肤,吹弹可破,非常惹人食欲~
    此时另一个女工作人员手拿煺毛器在肥美的阴户上照了几下,彻底破坏了毛
    囊组织体,凯宜知道,自己以后再也张不出阴毛了,还没等凯宜缓过神,一股强
    力的水柱便实实的拍在了她白嫩的身体上,刚刚给女孩刮毛的男人带上手套,随
    着水流按摩着凯宜的每一寸肌肤,凯宜在羞耻之余竟感受到了一丝生理快感,这
    让她自己也不知如何是好,隻能咬着嘴唇尽可能的抑制住这种感觉,使得自己不
    至于太过狼狈。
    不知是旁边的工作人员发现了这微妙的小变化还是流程使然,其中一名职员
    竟将两隻手指强行塞进凯宜的阴道内,女孩对这突如其来的刺激毫无抵抗能力,
    轻轻哼了一声,而这更激发起检查人员的兴緻,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两隻手指在
    肥美多汁的阴道里不停的搅拌着,细心检查阴道内是否有异物。而在阴道内的手
    指也极力张开到最大,一个医生打扮的女人一边抱着报告一边弯下腰仔细审视着,
    然后在报告书上打了几个对勾后对工作人员说到「阴道可以了」然后大家便手忙
    脚乱的解着女孩四肢的绑带。
    正当凯宜以爲这一切即将过去的时候,两个彪形大汉合力将塬本平躺着的凯
    宜一百八十度的翻了个身,女孩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工作人员又将她的两条修
    长的美腿弯折跪在案闆上,正当凯宜打算支撑着前身起来时却被一把按在了桌子
    上,而她那肥美圆润的大屁股便高傲的撅在了衆人面前!职员也不等凯宜準备好
    便扑哧一声将一个连有水管的肛门塞塞进她的直肠内。肛门塞迅间充气,把凯宜
    的肛门充满,凯宜哪经受过这样的摧残,顿时发出绝望的哀嚎。接着职员打开开
    关,混合着清洁剂的温水源源不绝注入凯宜的肠道中,很快凯宜的肚皮便被水涨
    得隆起。
    「快停下,涨死我了!……快停下……!」凯宜不停叫喊着,在强烈的涨痛
    下凯宜不停流出眼泪,一对性感白嫩的蹄子崩得直直的,被反绑着的双手在那有
    限的运动空间里不停挥舞着,表示着自己的抗议隻情。不过职员并没有理会凯宜
    的叫喊,反而是静静地欣赏表演,直到凯宜直反白眼方才停止。前方的职员拿起
    着一个盆子对準凯宜的肛门,「一,二,叁」后方职员突然把肛门塞强行拔出,
    然后用力抱紧凯宜的腹部。清洁剂混着体内的秽物倾泻而出落入盘中。肛门受到
    强烈冲激凯宜又再次尖叫起来。同样灌肠动作重复了好几遍停止。已然筋疲力尽
    的凯宜不停喘气,括约肌不断抽搐,职员用手指伸入凯宜的肛门轻轻地打圈按摩,
    括约肌的抽搐才舒缓下来。
    那个刚刚温柔的中年妇女拿来一条浴巾,仔细的爲凯宜抹好身子,然后趁他
    们都去休息了悄悄对凯宜说到「你也真是够可怜的,平常抓来的女孩虽说也要过
    来清洗一番,但是第一次就灌肠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唉,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诚
    心整你啊,辛苦了小妹妹~」
    被裹上一件宽松浴袍的凯宜被带到了另一间房,而迎接她的却正是紫筠,看
    着筋疲力尽的凯宜,紫筠展露出一幅怜惜的表情。「可惜啊,爲什麽你的逃跑?
    如果你不反抗的话,或者我可以叫他们用温和点的」紫筠走到凯宜面前,一边说
    着一边温柔的从女孩的衣领处摸了进去,在她那肥美的奶子上揉了两下~纵使不
    甘,凯宜也早已无力回驳。「把她固定好。」紫筠吩咐道。两位职员每人一手抱
    着凯宜的大腿,一手把她的头部按在桌上。紫筠从身后火炉中夹起一块铁片,然
    后转身走向凯宜。凯宜已经知道之后之后会发生什麽事,向紫筠流露恐惧的眼神。
    「过程很快,不会痛很久的。」紫筠微笑道。紫筠轻轻地抚摸了凯宜的屁股一下,
    然后把烧红的铁片使劲向凯宜左边屁股较上的位置使劲按了下去。铁片烤焦着屁
    股的皮肤,发出滋滋的声响。凯宜痛得混身颤抖,口中发出沙哑的嘶叫。紫筠收
    起铁片,在凯宜的屁股上消晰地烙下了一个血红色的枫叶标志,同时凯宜也终于
    昏倒过去。「登记完成,把她带回牢房吧。」紫筠向职员吩咐道。
    职员把昏倒的凯宜抱起离开房间。此时电话响起,紫筠接听。「我要的你们
    準备了没有?」电话中一把女声问道。「一切都按预期进行,就等一个月后的酒
    宴了~」紫筠回答。
    「最好如此,记住你们上一次的失败。这样的会馆全国到处都是,我可没必
    要非得找你们这一家,好自爲之吧。」电话那边的女人冷冷的说完后便挂线。紫
    筠呆了半刻,然后又再展露出微笑,哼起歌来。
    【第四章】
    温暖又有些幽暗的黄色灯光洒落在并不是很大的客厅,母亲贴心的抚摸着弟
    弟的额头,父亲则展露着满足的微笑,相映衬出一幅幸福温馨的景象。凯宜习惯
    的走向一直属于她的坐位,但被一阵吵杂声吸引。
    「恭喜啊老黄!你儿子终于康复了!」一个男人喜笑顔开的走了过来,在父
    亲的肩膀上拍了拍说到。
    凯宜认得这男人,他是爸爸的上司,在爸爸的公司年会上他不止一次的单独
    找自己要联系方式,聪明的凯宜自知他不是想把自己弄上床就是弄上餐桌,每次
    都委婉的拒绝了。
    「唉可不是嘛,快请坐吧,菜马上就上了!」父亲起身,一脸谦卑的请他入
    席。
    看到爲了生计操碎了心的爸爸,凯宜心里难受又无助,刚想上前安慰父亲,
    母亲则一边看着表一边说到「应该熟了,老黄~你帮我把她端过来吧!」
    没过多久,父亲便推着家里的小餐车从厨房出来,而餐车上一个巨大银色罩
    子几乎盖住了整个餐车,而罩子底下还在不断冒着水蒸气,跟在后面的母亲则拿
    着刀叉和一瓶红酒。
    「好香啊~」父亲的上司连连点头道。
    餐车上的大银罩子下的餐盘终于被吃力的摆放在了餐桌中间,凯宜也隐约闻
    到了透出来的阵阵肉香,她奇怪这明明是烤肉的香味,但家里明明没有烤箱,怎
    麽会做出来烤肉呢?而且这巨大无比的银色罩子又是哪里来的?
    正当凯宜疑惑不解的时候父亲一把掀开了罩子,一股浓郁的雾气夹杂着沁人
    心脾的肉香瀰漫开来,这种肉香凯宜似乎在哪里闻到过,但又说不上来~可当雾
    气渐渐消散,凯宜才恍然意识到,这~这不是我的体味吗?
    她顿时全身紧绷了起来,而透过白茫茫的水蒸气,她隐约看到了一具女人婀
    娜曼妙的身躯被绑成了烤鸡状仰面躺在餐盘中,全身皮肤呈现酱红色,不断有热
    乎乎的肉汁从肥美的屁股蛋中间的屁眼和鲜嫩多汁的肥美鲍鱼里淌出来,而女孩
    性感的小嘴微张,一颗晶莹的小苹果塞在女孩的嘴里,更加衬托出了女孩的美味
    可口~但在凯宜这个角度是看不到那女孩的脸的。眼前此景使得凯宜不由摀住了
    惊讶的小嘴,恐惧又带有些飢饿的睁大眼睛望着餐桌上的全烤女人~
    「来,让大家举杯庆祝一下大儿子顺利康复!乾杯!」父亲首先举起了高脚
    杯说到。
    「是啊,我说老黄你啊!你说说,早这麽干你家大宝贝不早就被治好了嘛!
    非得拖到现在,再拖几年等凯宜那孩子人老珠黄了,哼哼,我看你拿啥给你儿子
    换肝!」
    「什麽?等我~」凯宜顿了顿,爲什麽大家会说到我?恍惚间凯宜似乎想到
    了什麽,难道自己已经被~
    还没等凯宜理清头绪,那惹人厌的男人继续说着「唉老黄你也别难过,你想
    想,你女儿这麽漂亮,还美味,不吃了不是浪费嘛!」
    「你!」坐在角落里的凯宜终于忍不住了,拍案而起正打算破口痛斥,而眼
    睛则瞥见了那被手脚绑在一起的可怜女孩的脸蛋~「这~不就是我~我自己吗!」
    此时的凯宜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僵直的站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木讷的盯
    着餐盘中被烤熟了的自己~
    忽然凯宜的视线勐然被抽离了出来,她醒了~伴随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重新
    回到孤独冰冷的牢房中,她呆呆的看着天花闆,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了起来~
    一天后~
    「那女孩这两天虽然已经没再尝试过逃走,但她还是很不合作。相关工作一
    直不能进行。」紫筠的办公室里,穿着深蓝色工作服的女人正在对紫筠做着简报。
    「意料之中,按照我吩咐的,这几天都没有给她进食吧?」紫筠问到。
    「没有,自从她打破餐盒之后就再也没有给过她东西吃,但是~」女职员有
    些犹豫,但还是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阁主,我怕再不给她吃的会影响肉质的
    ~」
    紫筠不屑的瞥了她一眼,放下手中的报告说到「这不是你担心的问题,做好
    本职工作,其他的我会处理~」
    另一边,凯宜在登记完成后已被换上一身白色的卫生衣。两日来凯宜不断与
    职员们对峙着、每晚的恶梦和先前各伤患的痛楚,加上连日来都未有进食,使面
    容明显憔悴。凯宜的肉体和精神状态都已徘徊在崩溃边缘。此时铁门被打开,紫
    筠像小孩子一样蹦哒进了牢房内一屁股坐在凯宜身旁,摇摇头说道「有骨气是好
    事,但你成爲肉畜已经是事实。如果你愿意认清你现在的本份,好好配合我们,
    这不就简单得多,也不用受苦,你看看你的两个室友还有其他女孩们,哪有一个
    像你这麽遭罪的,不都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所以啊,何必让自己落得如此狼狈
    呢。」紫筠一边说道,一边温柔的按摩着凯宜的痛处。
    「嗬嗬,你还真是心疼我啊,到底你们还是要向客户交差,如我的身体有什
    麽问题,我看你们到时拿谁替我。」凯宜用沙哑的嗓音幽怨地回答。
    紫筠从后方贴紧凯宜,轻轻的舔了舔凯宜的耳垂,使她塬本就敏感的身体不
    住的颤了起来。
    「唉?不如我们玩一个公平的游戏吧,游戏方式很简单,就是你要跟从我的
    指令,隻要你达到我的要求就能得到奖励,如达不到的话则要受惩罚。如果你陪
    我玩这个游戏,我现在就给你吃的,几天没有进食想必很饿对吧。」紫筠用轻挑
    的声音说到。
    凯宜心里白明紫筠必定不怀好意,但飢饿最终还是战胜了理智,求生的本能
    使凯宜无法拒绝这唾手可得的好处,她擡起略显惨白的头颅,但不去看身旁的紫
    筠。「嗯~」凯宜言简的回答到。
    紫筠一听上鈎了,便立刻露出兴奋的表情「说话可是要算数的呦~」紫筠一
    边说道,一边从怀中取出一个金属颈圈给凯宜戴上。然后像外面职员招了招手,
    一个不大的女孩丝毫不敢怠慢的快步将一个盛满浓稠的流质营养食品的餐盘递给
    了凯宜。
    「这就是你的饲料了。」紫筠向凯宜说道。凯宜犹豫的看着紫筠手中那盆貌
    相噁心的饲料,心中想着究竟这是不是能吃的。但她已无选择,隻能从紫筠手中
    接过餐盆。此时凯宜项上的颈圈突然发出一道力电流,把凯宜全身剧震,痛楚自
    颈部蔓延至全身。凯宜手中餐盆登时掉落地上,饲料散落一地。「忘了跟你说,
    你的颈圈有摇控装置,我能够随时让颈圈发电。我都说过你要绝对服从我的指令,
    刚才我都未有指示你能开始进餐你就心急地拿了餐盆,这是不行的哟。这是头一
    次,就当是略施小惩吧。至于机会不是次次都有,今天是不会再送餐的了。好好
    记住吧。」紫筠微笑说道。紫筠话毕后也没吩咐职员清洁,转身便离开。「你这
    贱人!」凯宜冲向紫筠离开的背影咆哮着。可是紫筠隻是笑着回头挥手,接着便
    把房门重重的关上。
    凯宜无力的捶打着铁门,换来隻是一声声深沈回音。凯宜跪倒在地,一方面
    而气愤紫筠对她的戏弄,另一方面懊脑自己坚持了那麽久,爲什麽要答应紫筠的
    条件。失意的凯宜静静看着散落一地的所谓配餐,脑海中的声音不段叫她要忍耐
    保持自我。但凯宜实在太饿了,眼前一地噁心的饲料竟是如此的吸引,像是唿唤
    着她,迫使她慢慢爬向前方。凯宜终于失去理智,低头便疯狂舔食地上的饲料。
    凯宜万万也想不到,紫筠此时正在工作室中用观察镜头,目睹她在牢房的一举一
    动。
    「阁主,这~这真的没有问题吗?」身边的一个职员问道。
    「哈哈哈哈,当然没有问题,牢房地闆经也是过严格消毒的,随便她舔。看
    看一个人爲了生存可以把尊严都抛一边去,这就是我所乐见的。经这一次她将明
    白尊严没法令她好过点,隻有顺从才是唯一选择。」紫筠一边得意的回答着一边
    欣赏着闭路电视屏幕里传来的影像。